准备三婚的寡姐喜“提”奥斯卡,生来性感却拒绝性感

爱Shopping巴黎 2020-02-15 00:34:09
  • 0
  • 182
  • 0
  • 0
  • 0

欧杯统一网 www.blu-7.com 就在昨天,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在洛杉矶杜比剧院隆重举办。

 


韩国电影《寄生虫》横扫奥斯卡,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成为这届奥斯卡最大赢家。

 


当电影和人性挂钩,每一点焦灼,每一次偶然,都走向了必然,大写的瑞思拜。


获得最佳男主角的瓦昆也是实至名归,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小丑》里,他掉落的那滴深沉孤独的泪和夕阳台阶下的精神释放之舞?


 

齐薇格《朱迪》里的表现让人唏嘘,艺术家的一生,卯着劲抗衡与挣扎,对大众、对管理层、对自己,却还是抵不住最后的潦倒凄凉,宛如上帝的诅咒。

 


有人说,如果不是《朱迪》,快要忘记齐薇格是怎样的好了。

 


而作为今年奥斯卡最炙手可热的女星之一,因《婚姻故事》《乔乔的异想世界》被提名最佳女主和最佳女配的“寡姐” 斯嘉丽·约翰逊,最终没能冲击奖项成功。

  


不过首次入围便提名最佳女主和女配,已经让人足够欣喜。


所以,今天就让我们聊聊这个性感得已经不能再性感的寡姐吧。




小时候读《飘》,里面有句话印象深刻,“那郝思嘉小姐长得并不美,可是极富于魅力,男人见了她,往往要着迷”。


和郝思嘉一样,私以为论外貌,在群星荟萃的演艺圈,寡姐并不是最优质的那个??伤腔肷砩⒎⒆乓还缮闳诵钠堑钠?,要多特别就有多特别。

 


她是天蝎座,就像坊间流传的星座传说,“天蝎,烈火般的征服者”。精控着性与欲,自然而露。

 


而其实,那些镜头里的性感,和感性仅有一纱之隔。这样奇妙的情绪在寡姐的电影中不胜枚举,恢弘霸气得不得了。


 

《迷失东京》的孤独疏离感,可以催生情愫,也可以抑制关怀。

 


“迷失”是面对孤寂时的幌子,她侧躺着,粉色内裤的背景下,隐隐呈现“Lost in Translation”的字面,大胆且深刻。

 


当年,寡姐才19岁。她饰演的是一个匿藏在两年婚姻里,对爱的消退束手无措,游离于东京的女子。


一切都是隐忍的,哪怕是同床共枕,没有发生什么,也不会发生什么。擦肩而过的男主只是自然地把手搭在了女主的脚上,轻轻说着“你还有救”。

 


又或者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里的女仆角色,是的,她爱上了那个画家男主人,她心甘情愿地为他做模特,却从未开口说出任何只字片语。


 

影片里没有男欢女爱,但烛光下的情欲恣意,在打耳洞穿上珍珠耳环的瞬息,毫无声息地游走。


 

那些恍惚的凝视,细腻得侵入骨髓,经不起揣测。


有人概括的好,这部影片 —— 


Nothing happened,but everything happened。


伍迪·艾伦执导的《赛末点》,算是最不伍迪·艾伦的一部。他突然好好讲故事,赤裸宣布着上流社会的入场券。

 


“赛末点”作为网球比赛术语,指的是再拿下一分,其中一方就将取得胜利的关键点。

 


寡姐在里面饰演美国女演员诺拉,不惜任何代价只为跻身上流,偶遇同道中人穷小子威尔顿。他们不约而同瞄上了一对富家兄妹,但该死的毫无定律的爱情,又让两人彼此相爱。



是选择爱还是高高在上的生存法则,优柔寡断的时候,诺拉变得歇斯底褪去光芒,但威尔顿却残酷得一发不可收拾。


寡姐的眼神总是性感得如同小野猫。

 


伍迪·艾伦曾这样评价她:“斯嘉丽在灵魂深处有玛丽莲·梦露式的性感……艳光四射,难以逼视,诱人犯罪;但斯嘉丽一直都比梦露会演戏,也从来不会为了证明什么而把自己搞得神经兮兮?!?/p>


 

如果说,性感源于寡姐的外貌,导演斯派克会站起来一百个不同意。


在讲述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相爱的科幻爱情电影《她》里,寡姐本人未出镜,用声音活灵活现人工智能女声,整部电影欲言又止的情欲气息流转千回。


 

在《她》里出色的声音演绎,让她大获罗马电影节最佳女演员。


又或者是《复联》里黑寡妇的可甜可盐,凸显优美曲线的紧身连体衣帅气逼人的黑寡妇。这也是为什么大家称之为“寡姐”。



至今为止,寡姐游走于外界的各种褒奖中,手握“性感”代名词。


她是唯一一位两次被《时尚先生》评为“当今最性感女性”的女人,被各类媒体誉为“21世纪的玛丽莲·梦露”……


 

一切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性感是,有勇气选择拒绝性感也是。




有一次,寡姐被问起节食计划,她坦荡无谓:“就着贝里尼鸡尾酒吃意大利熏香肠,就是我的节食计划?!?/p>


寡姐还有个昵称叫汤包。


早前,她在上海出差尝上海小笼包,不幸被烫伤,却还是爱得不得了。于是,粉丝们开始叫她“汤包”。


 

这样说来,她纯素颜出镜《婚姻故事》,一点都不令人意外,甚至,这才是寡姐斯嘉丽·约翰逊本体啊。

 


与其说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婚姻故事,不如说,它就是一个有关于离婚的故事。


寡姐在影片里饰演的妮可,作为一名过气女演员,百般依顺支持丈夫查理,却在平凡日子里渐行渐远,最终选择离婚。


离婚路上的地铁里,两个人刻意隔得很远躲避目光,却在不经意间,转念都是对方。

 


纠结的决断,隐透着外人难以理解的精神锤炼。


正如日剧《昼颜》里经典台词所提:“结婚换来了稳定,但是失去了激情?;楹笕?,老公就把老婆当成冰箱了。不管什么时候,打开门就有食物,坏了会很不方便,但是也不会保养?!?/p>

 


查理喜爱随手关灯,有时候妮可在的时候,也是无意识一关,像是镶嵌在身体里的习惯。妮可想啊,会不会太无视我,又转念觉得,查理真是环保有爱。


妮可长年累月帮查理理发,甚至在协议离婚期间,亦是自然而然帮他剃头,直到故事的结尾,查理才知道自行去理发店,慢慢修正这个多年来的习惯。


 

在他们协议离婚的时候,妮可曾经写过一些心里话,却一直没有送到查理手边:“当我看见他不到2秒,我就爱上他了。我永远都不会停止爱他,即使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p>


 

人走茶凉不伤感,真正伤感的是,人走了,却把自己的茶杯也骗走了。


很凑巧,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寡姐也正在忙着与前夫罗曼·达瑞克离婚。


两年之后,她与男友科林·乔斯特订婚,那将是她的第三次婚姻。


 

性感也好,汤包芝士也罢,祝福大写的寡姐,面对错人再无情一点,对待真心也再多情一些。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