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新冠疫苗研制成功,欧洲人会打吗?

糯米团子 2020-02-20 00:48:08
  • 0
  • 1078
  • 0
  • 0
  • 0

每当一种新型传染病肆虐,人们本能的会问“怎么防御,有没有疫苗?”“怎么治疗,有没有特效药?”

眼下,虽然中国才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破题之眼,但是在国际病例逐渐增多、欧洲出现疑似“超级传播者”后,全球科学家们陆续开始投入新冠疫苗的研究。WHO(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说,新冠病毒疫苗可能在18个月内完成。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1756000000_1_889401_50.jpg

(冠状病毒资料图)

可是,如果疫苗研制成功,欧洲人真的会打吗?

这个疑问并非空穴来风。虽然疫苗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生命,但近年“疫苗怀疑论”却在欧洲多国愈来愈盛行。这个论断所带来的风险是致命的,它甚至被WHO列为“2019全球卫生10大威胁因素”之一。

那么,“疫苗怀疑论”这阵“妖风”是怎么刮起来的呢?


为什么有人质疑疫苗?——因为一篇假论文?!

有人说,如果人真的能穿越,那当现代人穿回古代,身上携带的病毒就会毁灭掉自己的祖先。因为现代人接种的疫苗能避免很多疾病,但这些疾病在古代社会都是致命的。

其实,疫苗最早的前身出现在中国。如果你生逢唐朝开元盛世(公元10世纪),想预防家里的孩子生天花,医师会将用天花病人愈合的皮肤结痂碾成的粉末,让孩子闻一闻,通过呼吸道接触皮肤组织的方式来帮助其建立免疫力。到了宋真宗时期,就有了接种人痘预防天花的记载,明代种植痘苗更是已被广泛地推广开来。

而我们所说的现代疫苗,起源于英国。英国一位乡村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1796年将牛痘伤口中的脓注入一名八岁的男孩体内,待男孩牛痘康复又将天花注入他的体内后,男孩却没有患病。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1850000000_1_24620_70.jpg

(?pxhere)

1798年,詹纳将实验的结果公之于世,“vaccine”(疫苗)——这个词首次出现,其英文词源便是拉丁文的“vacca”(母牛)。

一个世纪过去了,在疫苗的?;は?,人类不再害怕麻疹、脊髓灰质炎这样能致死、致瘫的疾病。

但是,对于疫苗的质疑,却从它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停歇过。

最初,欧洲人出于宗教原因认为疫苗“不洁”。19世纪,英国各地出现了反疫苗联盟,称对抗疾病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比如隔离病人等。

1998年,伦敦一位名叫安德鲁·维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的医生在著名医学学术刊物《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其结论是“接种MMR疫苗(MMR是麻疹、腮腺炎和风疹又称”德国麻疹“的三合一疫苗)和儿童自闭症相关”。文章发表后,维克菲尔德充分调用媒体力量,导致了一波席卷欧洲多国的疫苗恐慌。维克菲尔德也凭此成为反疫苗的核心人物,被反疫苗组织称为“曼德拉和耶稣的合体”。

虽然,后来调查发现,维克菲尔德的论文涉嫌造假。因他持有麻疹单组份疫苗(简单说就是单纯的免疫麻疹疫苗)专利,还收了自闭症儿童家长的好处费,才努力造谣接种MMR疫苗会导致自闭症和肠病,维克菲尔德也被英国的医疗注册机构除名。但是,当时英国的MMR疫苗接种率还是从92%降低到73%,伦敦部分地区甚至不到50%,仅2004年,英国接种MMR疫苗的儿童就减少了10万。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1924000000_1_60113_100.jpg

(?pxhere)

在这之后,英国一直不断出现麻疹疫情。即便如此,英国国内诸多反疫苗组织还是倡导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或者支持孩子在疫苗接种后出现一些症状的家长控告和起诉疫苗厂家,并且大肆宣传疫苗有害的言论。而且这些组织的影响范围已不仅限于英国,欧洲甚至全球其他国家都受到了严重影响,比如日本的反疫苗组织“救世神教(Kyusei Shinkyo)”宣传疫苗有害论,导致疫苗接种工作受到很大阻碍,最终出现疫情暴发。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1956000000_1_63940_51.jpg

(?pxhere)

在“假论文”事件后,疫苗的问题因为掺杂了政治因素而更加复杂。

意大利内政部长马特奥·萨尔维尼、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曾发表过“疫苗怀疑论”的相关言论。虽然特朗普最近又开始敦促美国家长带孩子去打疫苗,但抛开这位总统习惯性打脸的操作谈,政治化使得疫苗问题愈加严重。在此前的一项关于疫苗的国际调查中,全球范围内,人们对疫苗的态度总体来讲比较正面,但欧洲人对疫苗的信心最弱,而法国人对疫苗最没有信心。


不打疫苗会怎样?——每年少死200多万人?!

在全世界范围推广疫苗,其实是为了形成群体免疫力。

所谓的群体免疫力是指,当总人口中有很多人接种了疫苗,对于避免疾病扩散就会有帮助,从而对那种没有相应免疫力或因其他原因不能接种疫苗的人形成了?;?。而当这种?;け黄苹?,就会对社会产生危险。

形成不同疾病的群体免疫力,有不同的接种比例要求,比如麻疹的接种比例需高于90%,而传染性稍低的脊髓灰质炎则需高于80%即可。

去年,美国布鲁克林一个极端原教旨主义的犹太人社群分发传单,宣称疫苗与自闭症的错误关联后,美国爆发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麻疹疫情,而这个社群的疫情最为严重。

WHO指出,在过去几年,全世界儿童接种受推荐疫苗的比例保持在85%,每年避免了全世界200至300万人的死亡。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2137000000_1_164826_66.jpg

(?pxhere)


新冠病毒疫苗出现还要多久?——WHO说可能18个月

那么,研制出一款可供使用的疫苗到底要多久?什么时候能等到新冠病毒疫苗,形成群体免疫力,放心的摘下口罩?

这个问题,或许可以参考同样引起“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开发历程。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烈性传染病病原,死亡率超70%以上。2014年,埃博拉疫情在非洲暴发以后,全球各大科研机构和制药公司开始攻关疫苗。5年后,直到去年年底,由默沙东公司申报的第一款埃博拉疫苗,才在美国和欧盟获得批准使用。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2241000000_1_58569_33.jpg

(?pxhere)

由此可见,传染病疫苗的开发,想要达到大众使用的标准,仍需相当长的过程。疫苗的研发和新药一样有固有的周期规律。需要经过“设计确定有效组分——获得系列实验数据——申请临床试验——动物模型测试(少说一年半载)——在人体经过I,II,III期临床试验——获批”的过程。这一过程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费。虽然在当前的疫情情况下,开发和审批的流程能加快,但研制、试验仍需要一定时间。

此外,还有一个尴尬的问题就是,因为疫苗的开发滞后于疫情,当实验室疫苗研制出来后,病毒已经销声匿迹,找不到人做临床试验,无法评价疫苗效果,当年的SARS疫苗就曾遇到如此窘境。

但是,无论疫情有多严重,无论民众对疫苗的期待有多迫切,研制疫苗的规律都无法逾越,否则不知会面对何种惨痛代价!所以,在等待疫苗和好消息的日子里,勤洗手、少出门、戴口罩吧!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20/02/14/20200214132224000000_1_171426_5.jpg

(?pxhere)

(内容来源:BBC,多维新闻网,观察者,豆丁网,果壳,法新社,法广等。)

欧杯统一网 www.blu-7.com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